被自负扭曲的真理:从司马迁到哈耶克

2019年6月20日 6:36 兜爸 浏览(1741) 评论(508)

▎帝国通胀:始皇的“遗产”


秦始皇是历史上有名的暴君,历代史家对他的控诉包括:不惜民力,屡建大型工程,徭役繁重,破坏生产;严刑峻法,轻则流放致残,重则满门抄斩;施行株连,让百姓相互监视告密,败坏社会道德;焚书坑儒,以官吏代替教师,以法令宣传代替文化教育,导致文化毁灭、百姓愚昧……


然而,对于秦始皇“统一货币”的举措,人们一直都大加赞赏。就连今天的很多“专家学者"也认为:秦朝废除六国旧币,统一铸造货币,使交易变得更加便利,促进了经济繁荣。


但事实上,秦朝垄断铸币权,对经济和后世所带来的恶果,绝不亚于焚书坑儒和严刑峻法。


首先,六国虽灭,但百姓持有的旧币仍是正当的私人财产。然而朝廷一纸命令,顷刻间旧币全部作废,百姓手里的财产值不值钱、值多少钱,全都由秦朝说了算——这是赤裸裸地抢劫。


其次,垄断铸币权并没有带来经济繁荣,相反,它让秦朝的盘剥更加便利,让百姓更加困苦。


在秦朝垄断货币之前,市场上流通的各色旧币看似混乱,其实存在着自由竞争、优胜劣汰:如果某种货币因分量、成色不足,导致购买力下降,不用朝廷强制,人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将其抛弃。但是当市场上只有“秦半两”流通时,国家强制力便扼杀了货币的自由竞争。

点击查看原图

秦“半两”


由于消灭了货币竞争,秦朝根本不用强征赋税,只需滥发劣币,便可以大量稀释百姓手中的财富,“抢劫于无形”。随着骊山墓等大型工程的开建,秦朝的财政日益紧张,朝廷却依然穷奢极欲,对民间的掠夺有增无减。


秦朝末年,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恶性通货膨胀终于爆发了。经济萧条、民不聊生,民众忍无可忍。陈胜吴广振臂一呼“天下苦秦久矣”,全国揭竿而起,“伐无道诛暴秦”,赢氏身死国灭——秦始皇把全国的兵器都收缴了,仍然没能保住他的江山和子孙。


暴虐的秦朝灭亡了,但是亡国的祸端——朝廷垄断铸币的制度安排却没有断绝,在后世中国的各个朝代、乃至全世界都反复发作。


▎“中国的《国富论》”:

被帝制毁掉的思想财富


西汉早期,皇帝奉行老子“与民休息、轻徭薄赋”的经济思想。为了给予民间最大的经济自由,汉文帝甚至放开民间铸币。货币自由竞争后,劣币被淘汰,通胀很快消失。经济慢慢复苏,中国经济达到空前的繁荣,史称“文景之治”。


太史公司马迁在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中记述了文景两朝的富庶:官仓的粮食多到变质、溢出,国库的铜钱多到串钱的绳子朽烂;民间的生意人,单单靠磨刀、兽医等微末的技艺,都积累成巨富之家。司马迁还详细分析了经济繁荣、国家强大的原因:承认人的私心和欲望,允许私人致富;市场上的个体自由交易,减少国家干预……

640.webp (1).jpg

《货殖列传》:媲美《国富论》的自由思想


但是,汉武帝刘彻,像秦始皇一样好大喜功、穷兵黩武,迅速败光了文景两朝积攒的家底。为了支撑长久的征战,汉武帝处处与民争利:推行盐铁国家专营、粮食统购统销,导致私营经济几近崩溃,汉武帝强买强卖、大发横财,百姓却食不果腹、衣不蔽体。


为了最大限度的敛财,汉武帝还重拾暴秦的“智慧”:垄断铸币权。他先后进行了六次币值改革,终于彻底废除私人铸币,以五铢钱强制垄断了货币市场。很快,劣币死灰复燃,物价暴涨,百姓叫苦不迭。当然,汉武帝重启这套恶法的说辞非常冠冕堂皇——“私钱祸害百姓”。


自此以后,作为“自由市场最后闸门”的货币,就这样被牢牢攥在中央帝国手中,再也未能松开。“利维坦必须垄断铸币权”,则被人们视为“不证自明的公理”,流毒千年。

点击查看原图

中国历史上流通时间最长的货币:五铢钱


在垄断铸币权的魔咒之下,通货膨胀的梦魇却始终阴魂不散,古今中外的血泪教训比比皆是。


元朝末年,脱脱肆意印钞,物价暴涨十倍,引发农民起义;民国末年,政府滥发纸币,导致经济崩溃;路易十六时期的食物涨价,导致法国大革命,引发持续百年的内乱(参阅《新编剑桥世界近代史》;拉美委国爆发恶性通胀后,百姓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……


历史上,人们为了捍卫私有财产的神圣性,对于偷抢拐骗、不公平的税收,无论学者还是民众都非常敏感。然而吊诡的是,即便人类迈入现代文明已800年,却极少有人察觉到——垄断铸币权、以通胀稀释国民财富,是利维坦最强横的掠夺手段,也是拉大贫富差距、压垮国民经济最大的一块石头。


▎ 通往自由与繁荣:从斯密到哈耶克


如何制止恶性通胀、保障个人的财产安全?如何使人类的繁荣、尊严不至于泯灭?谬误可以假扮成常识,但是人类追求幸福和真理的脚步从未停止。直到真正的智者将来目光投向这片“禁区”。


1776年,亚当·斯密的《国富论》横空出世。自此,市场秩序和自由竞争,成为塑造近现代社会的支柱性观念——自由竞争扩张到哪里,哪里就获得自由和繁荣。两百多年来,该书极大地推动了人类文明的发展,被发达国家视为“无价之宝”。科学家们相信,“即便再过五百年,人类仍将生活在斯密所发现的市场秩序之中”。


点击查看原图

现代经济学开山:亚当·斯密


斯密在《国富论》中毫不客气地说:“我相信,世界各国的君主,都是贪婪不公的。他们欺骗臣民,把货币最初所含金属的真实分量,次第削减。”


当民众失去了选择货币自由,就只得接受被强加的隐性盘剥,却又逃无可逃。汗水换来薪水,而薪水在缩水,哪里还有安全感可言?


到了20世纪,诺奖得主、奥地利经济学家哈耶克反问道:既然商品、服务,甚至制度和观念都应该自由竞争、优胜劣汰,为什么货币不可以?哈耶克由此提出了“货币自由竞争”的设想:


真正的剥削从来不是来自资本,而是利维坦,通货膨胀、经济衰退,以及“令人绝望的贫富差距”,根源都在于利维坦对铸币权的垄断;金钱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,它是唯一对穷人开放的东西,但是,只有在货币充分竞争的市场秩序中,才可能使普通人能免于利维坦的盘剥。




哈耶克对铸币权本质的深刻揭露,对许多人看来或许有些惊世骇俗。但事实上,这并不是哈耶克最震撼人心的发现。


1940年代,在纳粹和sue乌托邦最受追捧之时,哈耶克便以《通往奴役之路》预言了两国的结局:乌托邦主义无视人性、践踏私产、缺少价格信号,只会带来匮乏、混乱、道德败坏,最终自我毁灭。该书在今天被誉为“20世纪最伟大的著作”,但哈耶克却因此遭受了半个世纪的质疑和攻击。在东欧的恐怖统治时期,持有该书甚至会被判重刑。


1974年,瑞典国王敬辞:哈耶克先生,自亚当.私密以来,在经济学界最受人尊敬的道德哲学家和政治经济学家。同台领奖的乌托邦主义者缪达尔,则质疑哈耶克的获奖资格。1994年,在《通往奴役之路》出版50周年之际,主编评论:“然而,世界错了,哈耶克是对的。”


640.webp (5).jpg

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


哈耶克亲眼目睹了乌托邦的覆灭,却仍然对人类的自由前景感到悲观。他认为人类天然具有崇尚乌托邦的冲动,因此人类社会永远无法摆脱大政府的诅咒。晚年的他一直在思考自由的实现方式,并由此写就生平最后一本经济学专著——《货币的非国家化》


在这本书中,哈耶克雄辩地证明:无论如何粉饰或狡辩,强制力所造就的垄断,会放大人性的贪婪,并让质次价高的东西泛滥成灾,货币发行亦是如此。一旦以强制力进行垄断,货币就不再是服务于民的交易媒介,而被沦为财富掠夺的工具。


一种货币如果不是开放的,而是被操纵用以满足某一群体之需要,就必然成为最恶劣的货币。

标签: 货币 铸币权

版权申明

本文《被自负扭曲的真理:从司马迁到哈耶克》,由 兜爸网络工作室 于2019年6月20日6:36发表,共2948字,如非特别说明,皆为本工作室原创,转载请注明来源,谢谢!

有 508 条评论

评论:

塔明强

塔明强

2021-05-07 16:44

谢分享~ 回复

娄文言

娄文言

2021-05-07 01:52

感谢感谢 回复

佼晨伍

佼晨伍

2021-05-03 16:04

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

肖笑晴

肖笑晴

2021-05-01 18:46

好资源 回复

汉书文

汉书文

2021-04-30 14:33

支持支持,资料真的很好! 回复

隗福

隗福

2021-04-30 03:42

谢谢分享,不错的资源 回复

孟新

孟新

2021-04-29 20:32

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

威玉嘉

威玉嘉

2021-04-25 01:46

谢分享~ 回复

扶晴

扶晴

2021-04-24 08:58

谢分享~ 回复

卓子昂

卓子昂

2021-04-23 20:50

感谢无私分享 回复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