娜迪娅,一名普通的阿富汗女子

2013年1月5日 22:18 兜爸 浏览(8094) 评论(885)

娜迪娅是一个阿富汗少女,二○○一年十一月,在美军激战之下,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倒台,这一年,娜迪娅十五岁。

娜迪娅喜欢文学,她最爱写诗。她住在一个叫海拉的城镇,九十年代,塔利班统治,不准女性读书,不准女性涂指甲油,不准女性在公共场所大笑,否则判鞭笞。在海拉大学,娜迪娅与其他女孩子,一起偷偷上文学课。为了掩塔利班男人的耳目,课室门挂上一块「妇女针织班」的牌子。她们追随一位教授,读杜斯妥耶夫斯基的小说、普希京的诗。当时,万一被发现,教授和女学生都要处死。娜迪娅参加了地下诗社,在烛光里,写下许多诗,街上的电灯柱,常常吊着男女尸体,是塔利班政府处决的「叛国者」:他们的罪名,是自由恋爱。

这一年,布殊出兵阿富汗,塔利班倒台,在欧美的指引下,阿富汗的新宪法,规定「男女平等」。但总统卡扎伊没有执行宪法。去年,十五个女学生在上学途上,让不相识的男人向她们脸上泼硫酸,一百二十家学校,因为有女生,被阿富汗男人放火烧掉。娜迪娅本来念中学,成绩第一,因为她是女生,男班主任硬把她的分数压下来,考第一的,必须是男性。娜迪娅向校长投诉,这时,塔利班下令把学校关掉,考第几,不再重要了。塔利班倒台之后,娜迪娅以为从此自由了。但她的父母要她下嫁一个平庸的男人,新婚之日,娜迪娅写了一首诗,叫做「假笑」,向朋友诉说她强颜欢悦的心情。有一天,她的弟弟接到电话,告诉他娜迪娅死了。她的丈夫不喜欢她写作,也妒恨她在城中薄有诗名。他骂娜迪娅:「为什么别人恭维的是你这个婊子,而不是我?」这一夜,他拿起一块砖头,把妻子活活砸毙。

男人杀妻,在阿富汗,不是什么大罪,坐一个月牢就放出来。娜迪娅生前的地下诗社,同学为她整理遗作,发现她还写了六十个短篇小说。塔利班倒台了,但对女人的残虐和歧视,还在男人意识里。娜迪娅的悲剧,只是千万人之中的一桩。什么是「政治正确」?如果西方的男女平等思想,压倒东方传统的父权,解放了妇女,这是西方帝国主义霸权的胜利,还是黑暗专制的失败?

那些支持阿拉法、同情哈马斯的儍蛋,如果是女人,愿不愿意投胎生在阿富汗?最大的罪恶不是暴虐,是伪善。


版权申明

本文《娜迪娅,一名普通的阿富汗女子》,由 兜爸网络工作室 于2013年1月5日22:18发表,共866字,如非特别说明,皆为本工作室原创,转载请注明来源,谢谢!

有 885 条评论

评论:

壬岷

约 4 小时前

好分享,赞一个 回复

佘中伟

2024-06-13 12:57

谢谢分享! 回复

苦易梦

2024-06-09 06:48

好东西值得分享 回复

和欣然

2024-06-02 15:20

感谢感谢 回复

堵欣阳

2024-05-25 00:34

学一学!! 回复

弓韩博

2024-05-23 20:09

支持支持,资料真的很好! 回复

咸景秀

2024-05-18 06:59

好资源 回复

介华

2024-05-11 16:56

好分享,赞一个 回复

章佳星嘉

2024-05-10 13:30

好分享,赞一个 回复

碧忠乐

2024-05-07 22:26

谢谢分享,不错的资源 回复

发表评论